有關迷宮花園(一) / by Lai Lai Natalie Lo

我創作時有一個習慣,那怕是文字或影像,總由迂迴曲折的一方說起,即使有一些作品目的明確,似是直腸直吐,最後還是想留一個曖昧不定的線索。

 

凡事一體兩面,這個習慣是好習慣,也是壞習慣。

 

壞處是帶著一群人遊花園,幾百字的前言在這一下子還是要故弄玄虛,令人按捺不住;好的是把那一種混沌不明的狀態舖陳出來,拋出去的文字或影像,讓它們自己有時順流思考、逆流反抗,作者適時才整合梳理,成為一個精心佈局過的花園迷宮,走在其中,放晴時,你大抵知道高掛的太陽在哪一方,腦袋清晰的你在迂迴小徑中徘徊,兩旁的草叢不是樣版式的綠,總會有些不知名的昆蟲、花兒出場,動植物之外,還有些偏執的個體,牠/他們有的爭妍鬥麗地登場,但大部份都是自說自話,娓娓道來剎有邏輯的故事,或許牠/他們等不及下一個迷宮的參觀者,自行摸索一套,找尋一個沒有答案的未來。

 

過去,我會請來這個迷宮的人好好享受跌跌撞撞的經驗,你可以繼續保持腦袋清晰,也可以同時間享受一個個來自他方,陌生又熟悉的傳說、寓言或故事;但世界上的任何事的枝節太多,而且當太陽的熱源躲藏起來時,走在迷宮花園裡太久,再有耐性、再會享受、再有方向感的人也會慢慢被陰霾消磨,被吞噬得剩下一副沒動力的皮相,別人還以為迷宮花園是一個毒窟;所以我還是打算在迷宮花園的中央或是好些角落放一些可供瞰視遠方的古老的堡壘(或許裡還有個複雜的結構)、救生員高椅(目光利地搜索著遇遇溺者)、山丘(有一個天然屏障觀景台),不用太花氣力向高處攀登到高處,放眼望去,一目了然,也看到有無數的出口。

 

勞麗麗

2017年月 2月 1日 

20:03